/images/banner_top.jpg
 首页 | 中心动态 | 招生与培养 | 法律法规 | 学术园地 | 法律援助 | 案例研讨 | 学生活动 | 奖助学金 | 资料下载 
当前位置: 首页>>学术园地>>正文
糯康刑前一天:情绪有波动 未留遗书
2013-03-01 00:00 法硕中心 

在押期间保障权利 注射死刑体现司法文明

云南省监管总队总队长赵彪说,在云南省看守所,这是唯一的四名外籍的死刑犯,在押期间,看守部门一视同仁,同等对待。同时聘请翻译与之沟通交流,为他们准备了素食、清真等不同种类饮食,保证他们吃饱、吃热、吃熟。赵彪称,糯康等人因常年在热带雨林生活,大多数人在入押前都有血压偏高、肠胃不好等问题,看守所请专家为他们诊治,指导他们按时服药,并每天进行三次监测。

按照我国刑事诉讼法和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,死刑采用枪决或者注射等方式执行。“注射死刑更能体现司法文明。因此,对糯康等4名被告人执行死刑也将采用注射方式。”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新闻发言人蔡顺斌说,死刑执行后4名罪犯骨灰、遗书及遗物等的移交,也将体现我国司法制度的人道主义精神和文明执法的法治诉求。

今日,震惊中外的湄公河血案进入执行阶段,大毒枭糯康等4人将被执行注射死刑。“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”,他们会留下什么遗言?害怕、紧张、麻木,他们的状态如何?生命的最后时刻,与其他同伴不同,没有家属来看糯康,也没有本国使领馆的人员来探望。当得知死讯时,糯康的情绪一度出现波动,慢慢趋于平稳,不愿再多说什么。

刑前一天

昨日多名罪犯会见家属

2月24日,昆明中院到看守所向糯康等4名罪犯送达了最高法院的死刑复核裁定书。依照相关规定,昆明中院当日通知了泰国、缅甸的驻昆明总领事馆。此外,4人均申请会见其近亲属。

昨日上午,泰国总领事馆派员去看望了其本国公民桑康。同时,伊莱、桑康等人的近亲属来到昆明会见了他们。据介绍,桑康的妻子和儿子都来了,他对他们说:“我在这里生活得很好”,让他们放心。

糯康获悉死刑复核裁定后情绪波动

而糯康的家属并没有到看守所看他。其所在国的领事馆也未派员探视。“我们已经向领事馆通报了糯康的情况,没有接到要求会见糯康的申请。”中院法院杨晓萍前日说。

据云南省公安厅监管总队副总队长、云南省看守所所长陆永昌介绍,糯康刚知道自己的死刑复核裁定时,情绪有明显波动,血压一度升高,情绪不稳定,显得紧张、焦虑。“尽管这样,他希望宽恕的愿望很强烈,他多次向管教民警提出申请,说他是学佛之人,希望给他改过的机会。”然而法不容情,“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,我们会尽量给他们最大化的满足。”

此前糯康等人只知道自己将被执行死刑,但并不知道何时执行死刑。昨日下午4时,相关部门才到看守所告之其今日的执行时间。

沐浴更衣等待死亡

为了确保执行前不出任何意外,几天前,糯康开始被单独羁押在一个监舍。据视频显示,约昨晚下午5时多,糯康已经沐浴更衣,他出来的时候发现在小餐桌上已经摆上了各类的水果。他的情绪有些波动,因为经历了这样的一个程序,他知道离自己生命的尽头越来越近了。

整个监舍当中约有8名警员,这其中还包括一名翻译,在不停地跟糯康聊天、交谈,以确保他能有一个平稳的状态。有警员给他递上了水果,他没有吃,有警员又向他递上了香烟也被他婉拒了。不过之后他的状态,似乎相对轻松了一些。

据悉,这样的一个监管力量会一直持续到今日行刑之前为止。

糯康没有写下遗书

约昨日下午6时,有警员给糯康递来杂志,他随便翻了几页,看起来好像心不在焉。而此时,几乎每一名警员都已经跟他轮流交流过了。通过翻译来跟他进行聊天,感觉他的状态比早上稍好一些。医务人员介绍,糯康早晨起来血压一直是处于比较偏高的状态,目前总体上来说还算平稳。

据昆明中院的法官杨晓萍说,法官向糯康宣读死刑复核裁定后,糯康仍然说他进行了赔偿有认罪表现,希望中国政府能够宽大。当法官向他解释这已是最终裁定后,他提出,自己有10个子女,希望见见他们,但已经记不清楚他们的电话号码。

据陆永昌介绍,当桑康等几名罪犯知道结果已经无法改变后,写了遗书,留下了遗物,有的在家属会见时交给了家属,有的家属没来的,托民警转交。而糯康则相反,截至记者昨日发稿时并没有写下遗书,也未托民警转达只言片语。

案件进展

600万元民事赔偿即将付诸执行

案件一审宣判中,法院同时判决该案的6被告人连带赔偿各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共计人民币600万元。

据了解,这600万元是来自糯康的赔偿。杨晓萍介绍,部分附带民事原告人对赔偿数额不满意,一审宣判后提出了上诉,二审法院认为一审判决严格按照法律作出,因此维持了原判,现在二审判决已经生效,法院将着手附带民事部分的执行。这也是当前被害人及其近亲属比较关心的问题。

“法院判决600万元赔偿可能也有考虑执行效果的问题。从国内同类判决看,赔偿已经算是很高了。虽然我代理的当事人提出了上诉,但他们都表示尊重法院的最终裁判,而且他们对案件刑事判决结果非常满意。”该案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诉讼代理律师潘克对记者说。

受害者家属将赴泰索赔

此前,多名家属对记者表示,将赴泰国,向9名泰国不法军人索赔。对此,相关法官和附带民事诉讼代理律师表示,9名泰国不法军人在泰国进入审判程序后,如果泰国有相关民事赔偿的法律规定,这些湄公河案的受害人及其近亲属可以根据泰国相关法律规定,到境外提起赔偿诉讼。法官和律师也将给他们提供法律咨询方面的帮助和支持。

目前泰国司法机关还未启动对9名军人的起诉和审判,遇难者家属也尚未与泰国律师签订法律服务委托手续。

关闭窗口
 
您是第 位访客
 

版权所有: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法律硕士教育中心